专访景泰蓝泰斗米振雄:六十载翻新宁拙不俗

发布时间: 2019-02-23

  把国画融入到景泰蓝制作中,则重要展示于米振雄的铜板作品上。历代的景泰蓝,基本是瓶瓶罐罐的器型,米振雄受瓷板画启发,独创出了铜板景泰蓝。“我看过景德镇戴荣华、张松茂先生的瓷板画作品,很爱好,就想着铜板也值得一试。”

  青铜纹饰匠心独运 荔枝红棉岭南风情

  后来,这一对瓶子还参加了全国工艺美术大展,放在民族文化宫的大厅两边,很是背眼,展览结束后就送到了中南海紫光阁,一直陈设到当初。

  正因此,景泰蓝也才显得弥足宝贵。像米振雄带来的另外一件获得全国工艺美术博览银奖的《吉祥三宝尊》,不仅设计上体现了“幸福一家”的内涵——三宝的头可能根据一家三口属相的不同进行更换,还在铜胎上錾刻了一个“福”字,这也是非常难的工艺。“要先在瓶子里面灌满了胶,镂空雕好了,再将里面的胶褪掉。”

  近期,景泰蓝泰斗米振雄从艺60周年展在广州传统工艺美术中心展览馆举行,60件精品力作展现了当代景泰蓝在融汇古今、兼容货色上的翻新。

  之后,米振雄又一次出手不凡。当时,有外商想要订做两米高的景泰蓝大瓶,这是以前大家都没做过的,要到珐琅厂来“海选”造型。米振雄一接到消息,投入地进行设计,并反复求教铜胎制造车间的老师傅,始终完善造型。“这么高的瓶子,烧制难度很大,必需分为脖子、身子、底座三段,所以在设计上也必须精益求精。”结果他给出的两个“巨雄瓶”造型,两投两中,外商一下就订了八对。

  诚然有师傅手把手教,但米振雄很快就以为这样不行,必须学习绘画、设计。于是他本人找了老师,从临摹、写生开端,促地能够创作、设计,“打入到常识分子圈”。

  谭伟彬则特别谈到,传统的景泰蓝给人的印象是端庄、肃穆、森严的,充满皇宫派头。而米振雄的作品,也会从生活中汲取活跃有趣的元素,并大量融入其余艺术形式譬如国画、皮影、剪纸、瓷艺,令人觉得可亲可近。“他以荔枝、红棉或蕉叶等花鸟题材再现岭南画派风格的景泰蓝,就很有亲跟力。这在景泰蓝大师中也是极为常见的。”谭伟彬道。

  1980年,北京市珐琅厂要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——广州来办展销会,米振雄蠢蠢欲动,准备展露本事了。受走马灯启示,他设计了一个1.5米高的瓶子,有两层,外面一层是镂空的,里面一层可能转动。作品一展出就得到香港《大公报》的青眼,被刊登出来,一下子轰动全场,迅速由一位中国台湾地区的藏家收入囊中。“那时候一对这么高的景泰蓝瓶子,通常卖3万元左右,但我这一个瓶子就卖出了8万多元的高价;后来又做了一件,在上海展出时也被收藏了。厂里不仅褒奖了我600元,还升任为车间副主任,主管技能。”

  由于表现出色,1984年,米振雄被厂里选派到核心工艺美术学院深造,回来后主要负责设计。因而,1993年,五十来岁的他就被授予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名称。此后,他更是敢于攻破陈规,作品屡获殊荣:1996年,他设计的《天柱瓶》《银星瓶》获北京市精良工业设计竞赛金奖;2003年设计的《巨雄瓶》获北京首届工艺美术展特别金奖;2005年《故宫水缸》获北京旅行品设计大赛金奖;2017年,他创作的《四海同心》景泰蓝瓶被作为国礼赠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各国……

米振雄 景泰蓝 《西周遗韵》

  米振雄 景泰蓝釉下彩 《浴火重生》

  景泰蓝泰斗米振雄从艺60周年展广州举办,接受本报专访——

  米振雄是1958年进入北京市珐琅厂当学徒的。一开始他被调配在掐丝车间,跟着师傅亦步亦趋地学掐丝。“那时候不设计底稿,一个铜胎搁在面前,要掐一条龙,全靠掐丝工拿着镊子夹着一根丝在瓶子上转出来,异样考验功夫。”

  米振雄 景泰蓝星空瓶 《岭南红棉》

  作为景泰蓝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以及景泰蓝历史上第二位中国工艺美术巨匠,米振雄的作品经常被作为国礼赠送给本国元首,他设计的景泰蓝超级对瓶,自20世纪80年代起便一直摆设在中南海紫光阁。借到广州办展机会,米振雄接收了本报记者专访,详细介绍了他破足传统,开辟新路的匠心进程。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

  借鉴瓷板画釉下彩 创新劲头永不停歇

  带到广州展出的《西周遗韵》,特殊能显示米振雄在设计上的匠心独运。

  不过即便再难,米振雄也判若两人地保持探索。他说,他始终秉承一条理念,就是“宁拙不俗”。回望米振雄这六十年的创作过程,无疑,他已经基本做到了。

  一举成名专职设计 作品屡获国度大奖

  融传统纹饰当代审美 六十载创新宁拙不俗

  你知道除夕夜,中国历史上喜好艺术的皇帝会运用什么餐具吗?据史料记载,乾隆四十四年,宫中的年夜饭,乾隆帝御用景泰蓝为餐具,其余人则全部用瓷器。因此,诞生于皇宫的景泰蓝,既是燕京八绝之首,更于2006年被国家列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当然,米振雄也直言,景泰蓝釉下彩的成品率无比低。“丝的高度是1.5毫米,点底色时不能高过0.75毫米,而后盖上透明釉烧制,打磨时磨掉0.35毫米的透明釉,剩一半透明釉盖在颜色上,这样出来的作品就别有韵味。但因为是手工打磨,有时磨掉的不是0.35毫米,而是0.5毫米的透明釉,又或者手工点色时厚薄不均,都很容易造成底色曝露,成为次品。所以,景泰蓝釉下彩瓶,烧制十个能成功两个就不错了。”

  作品上,米振雄主要采用了夏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的饕餮纹——鱼纹、象纹、虺纹、虎纹、凤纹、龟纹……几乎无所不包,因为配合切当,看起来既新颖又谨慎。策展人、广东工艺美术珍品馆原馆长谭伟彬表示,这件作品既体现了中国古代文明的精神,又进行了当代化的艺术夸张,譬如凤的尾巴,就很有设计感。同时蓝色显得特别冷静沉着,与金色形成了极好的对比,使得整件周器罍看起来既高贵典雅又不会适度张扬。“与古代任何一件景泰蓝佳作放在一起,都毫不逊色。”谭伟彬如是说。

  翻新步子迈得很大的,还有景泰蓝釉下彩作品,这是米振雄鉴戒醴陵瓷而来的。“个别景泰蓝的颜色都很娇艳,红的、绿的、蓝的……我罩上一层釉后再烧,就没那么亮眼了,各种色彩都统一在黄色调下,显得古雅而耐看。”

  而这件作品的制作难度在于纹饰严丝合缝,掐丝时不能有任何差池。“单是掐丝一项,就得用三四个月的时间。焊接停止后,再进行点蓝。由于硅酸盐这种天然颜料一烧就变成液体,冷却后会塌下去,所以1.5毫米的丝高要连续点四次、烧四次才华填平。这一个瓶子,点一遍蓝就需要一个星期时光,四次下来又得一个月左右,之后还要磨光、镀金。所以景泰蓝制作是非常耗时耗力的纯手艺活。”米振雄指出,因为工序多,工艺难度大,景泰蓝是不可能一个人独破实现的。“譬如掐丝工序,得认认真真学上二十多少年才能达到一个高级技师的水平;配色要利用自如,也要二十年以上工龄……”

  米振雄将自己创作的花鸟画作为底本,在铜板上掐丝,而后点蓝烧蓝,通常要烧四次的,他只烧三次就定格了,并且不经打磨,让铜板上的画面浮现浮雕成果跟自然的光泽,更显得活气勃勃。而且黑丝上包着釉彩,永远不氧化,如果脏了,拿布一擦就又亮了。所以米振雄将其称为景泰蓝原生态火焰艺术。“只有不经碰撞,保障50年不变形。”

  而直到今天,米振雄仍然退而未休,始终坚持在中国传统纹饰的基础上进行立异,将当代人的思维审美融入到景泰蓝设计中去,为提高当代景泰蓝的工艺制作程度贡献力量。